一撮粉

【无cp】【夜长梦多】

【短】
【夜长梦多】
【3】

木叶。
大战已过去三个月。

即使是过了这么久,大门外围着吵着嚷着要见鸣人的人依旧不减。

鸣人安心接受着治疗,一边也“安心”地接受着伊鲁卡的教学。

鸣人依旧是那个没有参加中忍考试的小子,佐助也重新恢复他的旅途,小樱也依旧不紧不慢的随着纲手大人学习。

井野重新打理起自己家的花店,丁次也依旧抱着薯片,倒是鹿丸接受了火影助理的工作整日忙的不可开交。三人闲时便一同前去墓地坐在坟前同自己父辈讲些话。

八班的生活也依旧恢复平静。偶尔前去看看夕日红的小孩。

仿佛一切又变回原来的样子。

却惟独第三班的三人围在一起,平淡的聊着天却总觉得缺着些什么。

那日凯老师刚刚出院,小李推着他,天天走在身侧。

 “李!我们的青春有复燃了!今天开始倒立绕村子五十圈!”

 “是!凯老师!”

 “喂喂……”天天忍不住想要制止两人在外人看来很蠢的行为,却又感到一阵舒心。

 终于恢复原来的样子了……

 只是…… 

只是身旁如果那个可以陪我一起吐槽的人在就好了。 天天轻笑道,仰起头看身旁两个正闹腾着的人,抿抿嘴也只得露出一阵苦笑。

 不会回来了。

 所有人都这样告诉他们。

 即使没有找到尸体,可大家已经认定那个名为日向宁次的人是不在了的。

 毕竟他倒在鸣人怀里的那一幕至今仍记忆犹新。

 后来进入了无限月读。

 醒来后却在没找到他。 

她一直相信那个人还活着。

 或许被哪路高仙救了去。

 只是当日向的族人将他儿时的衣物当做骨灰埋进地下时,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可笑。 

那个偶尔会陪她一起吐槽的人。 

那个偶尔会为她买肉包子的人。

 那个永远站在她身边轻笑的人。 

似乎真的是永远都不在了。 

她也偶尔从居民的碎碎细语中听见他们对三班的评价

“老师残了,伙伴死了。同期的人就他们最可怜。” 

第一次听见这种话天天还会气愤的反驳。

 再后来,她只是笑着摆摆手说他们在开玩笑啦。

 再后来,她会反想是不是真的他们最可怜。

 明明战前大家约定好要保护好自己。 

明明都已经约定好战后要四处历练。

 三班。整个三班,一起。 

可那是的诺言说出来好像就已经随风散了,就只有这剩下的三人还记在心里。 

明明让你好好活着。 你却活成了回忆。 

鸣人是忍界大战的核心。

 可三班也缺你不可。

 宁次啊宁次,你在冲上前去的时候,有没有一点,哪怕一点点,想到了我们呢,我们三班,我们说好去四处历练的诺言呢…… 我们都承认那时你的选择是对的。 可是才发现回来以后我们都多了一个空位。 

但是我们却仍然为你感到骄傲。

 “那个是不是三班?”

 “那个三班?凯班?”

 “对的对的,就是那个同期里面最可怜的班。” 

周身人的话语即使很小,却依旧一字不落的汇入三人的耳里。

 仿佛是已经不在意了一般,三人都沉默着,依旧缓缓向前。

 “才不是最可怜呢……”天天嘀咕着。 

眼泪在眶里打转。

 李怕天天失控,下意识的抓住她的手臂。 

“天天。”

 “宁次才不只是保护了鸣人……他也保护了当时参加忍界大战的所有人,也是为了保护我们。”

 若没有了鸣人,这场忍界大战不知会不会这么早就结束,还是说我们还一直沉醉在那美好的梦里。 

可没有了宁次,鸣人和雏田会不会就死在十尾的扦插之术下。 

结果依旧一样。 

这种简单的道理天天当然懂,三岁小孩都理解的东西她当然明白。 

这种牺牲自己保全大局的做法固然正确。

 可即使如此,她依旧幻想着如果那天宁次没有冲上去,鸣人和雏田也没有死,后来他们赢了,大家一起回来的日子。 

现在自己的身旁,一定还站着一个带着浅笑的人。 他明明还可以更好,可却就这样,毫无征兆,转瞬即逝的结束了。

 她只是不甘心,仅仅只是不甘心而已…… 

“天天……李……等这段时间过了,我们去各国历练吧……” 

天天仰起头看着凯,凯扬起嘴角,露出白牙,对天天比着大拇指。

 “带上宁次一起吧……”

 ……

 “恩……” 

——————

 明明哪里都找不到你,可是一闭眼却感到你就在我身边。

 ——————

 宁次突然惊醒过来,手轻抚额头。 

怎么会突然一身冷汗…… 

刚才的那个,梦?幻境?

 天天,李……还有凯老师……

再等一段时间,我马上就回来了……

 回来履行我们的诺言,周游列国,四处历练。 可别丢下我先跑了啊……

 不过昨日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只记得他同墨讲了一些自己的故事,分家的印记,与鸣人的对战,还有自己是如何中得扦插之术。 

怎么就突然睡过去了? 

虽然说墨听她故事的表情实在冷静的可怕。 好像一切她都知道的一样。 那么平静,好像仅仅实在听故事一般。

 “嘎吱……” 木门被人打开。

 墨缓缓走进来,将手中的包裹扔给宁次。

 “里面都是一些换洗的衣物,还有剩下的药,用法我都写下来了,回去之后记得给纲手大人或者春野樱,其他人没必要给了,浪费时间而已。” 

见宁次没有一点反应,墨微微一愣,请挑了挑眉毛:“听明白了吗?” 

“我知道的。” 

“你的意思是,我需要走了吗?” 

“是,现在。” 对上宁次疑惑的目光,墨轻叹一口气,轻声解释道:“本来你的伤势我应该给你医治到八成好的,但是……” “我说过了,时间不够了……” 

“你走吧。” 宁次缓缓起身,不紧不慢地收拾着衣物。 

“放我一个伤残人士一个人回去,还给我这么大的包。不怕我半路被抢劫?”

 “现在各个国家都在重建,说你是木叶的人不会有人对你怎么样的。” 

闻言,宁次微微一抿嘴,却也没有反驳。 

悠悠地跨上包裹,宁次绕过墨在的地方,缓缓向前走出去。 

仿佛两人都有莫名的说不出的生气,好久却终也连一句道别的话也没有说起。

 “实实在在的感觉到了那个幻境之后,有没有什么想法呢?”

 “我可是劳费心力,才把人物的心里送给你切身体会呢……” 

宁次依旧不紧不慢的往远处走,似乎没有要回头的意思。

 见此,墨也依旧没有行动,见他一人独自孤傲的背影,墨一人独自靠在木门旁,好笑的叹了一口气,嘴角露出浅浅的笑容。 

“多多少少关心一下那些爱你的人啊……”

 见宁次走远了,墨回过身也开始不紧不慢的收拾着东西,慢慢的,却突然停住了手中的动作。

 明明想要好好陪他久一些的…… 

为他做一些事情……

 哪怕只是远远地看着也好……

 算了……能让他回来,已经很好了…… 

突然木门嘎吱的声响。

 “我还是想让你陪我走一趟。”

 日向宁次站在木门的地方,逆着光。 

“要是让凯老师知道我放走了就我性命的人,一定会被骂的……” 

见墨依旧愣在原地,宁次缓缓走向前,嘴角勾起浅浅的笑容。

 “走吧。是你说时间快不够的……”


 ————

 “所以说,你是让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然后将幻境植入我的脑海?”

 “是是。” 

“你的家族真的很恐怖啊……怎么什么都会……这么大的术,岂不是会消耗你不少的查克拉?你这么虚弱。” 

说着,宁次轻轻碰了碰墨的手臂。 

本只是为了路上无聊开开玩笑,触碰到墨手臂的那一刻,一阵寒冷彻骨的凉意霎时传遍宁次全身。

 “你身上怎么这么冷!你真的耗了很多查克拉吗?” 

墨微微笑着。

 “没有没有,我们家族就是这样。” 

墨在心里庆幸还好他的伤势还未痊愈,不然等他开了白眼,也就什么都穿帮了啊……

 “没事就好。” 

“还有……为什么……会给我这个梦境呢……” 

为什么? 

墨微微挑了挑自己的眉毛。

 为什么吗……

 “听了你的事情,想让你意识到一些东西而已……” 

“那种牺牲自己保全大局的事情做过一次就好,现在我把你就活了,就去把那些以前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都去做吧……” 

对上宁次疑惑地目光。

 “比如好好珍惜那些爱你的人。” 


——————

 “所以,你们是真的决定好了吗?”

六代目,卡卡西坐在火影室里,问道面前三个已经大包小包收拾好的人。

 “游历各国……真的没问题吗?”

 “是!卡卡西,这是我对我的学生们的诺言。” 

“真是的……”卡卡西无奈地摇摇头,侧过身轻轻撩起身后的窗帘,眼睛敏锐的看到方才一闪而过的白衣。微微一笑,“只是,怕是要延迟一段时间咯……” 

不理会凯三人投过来疑惑的目光,卡卡西听见响起的敲门声后就微微一笑。

 “进来吧。” 凯三人好奇地注视着门口。 

只见那门渐渐打开,门口缓缓走进一个身着白衣的长发男子,透着浅紫的白眸环视了一圈,最后对上凯三人的目光。

 “要出去游历的话不应该带上我吗?我们说好了的。”

 “宁…宁次……”

 凯三人惊讶于此时此刻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宁次,却也依旧不敢靠近。 

毕竟忍界大战刚刚结束不久,也不能排除有些来找木叶麻烦的人,尤其是装扮成故人模样的人……

 但是眼前的这个人,无论是外貌还是气质都和曾经的宁次一模一样! 

宁次自然懂得三人的顾虑,带着浅浅的笑,不着急也不心慌的解释道:“天天最爱吃我们走往训练场那条路上拐弯处包子店的包子,小李最喜欢凯老师送的这件绿皮紧身衣……还有凯老师……你们收拾我衣柜的时候应该看见了吧,那件绿色的紧身衣……” 

“一直挂在我的衣柜的第一间……” 

“宁次,真的是宁次!”

天天和小李早已控制不住自己早已跳动的心脏,猛地扑上前去。

天天紧紧地抱住宁次,小李轻轻一跃跳到宁次的背上,高兴却又带着些许埋怨得轻锤他的背部。

 “既然活着,怎么现在才回来!” “宁次笨蛋啊,笨蛋!” 

“我也想早点回来啊,但是有人拦着不放啊……” 

众人自然听出些端倪,明白宁次的复活必定有人帮助,都带着些许感激的心情朝门口望去,期待着那个“救命恩人”的出现。

 宁次也是笑着调侃着,回过头去想为他们介绍墨,同时也想看看墨的表情。

 可回过头时却只见墨的身体带着点点白光,正慢慢的变得透明。

 “墨……” 

不管自己的身体情况,宁次蓦地开了白眼,上下查视着墨的查克拉。

 “为什么……为什么会没有查克拉的流动……” 

“是因为制造幻境消耗完了吗?” 

“宁次……我说过,时间不多了。”

 “很抱歉就这样在你面前消失,本来不想让你看到的……”

 “药物我已经给春野樱了,她的医术很好,我很放心。”

 “天天和小李也要好好监督他服药,凯老师也是。”

 “只是你们的游历怕是要缓一段时间了,宁次的伤很快就会好。”

 “卡卡西大人也麻烦你帮我掩盖我出现在木叶的消息,我的族人若是来了,就说我已经消失了便好……”

 “墨……别先忙着说这些好吗?你的身体,为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是说你为了救我,你……”

 “宁次,对不起。”

 “我本不想让你看到的,至少在你心里我还是存在着。”

 “但是就是我剩下的这段时光,我也依旧想要陪在宁次身边,看着也好。这也是……我,不仅仅是我的夙愿。”

 “我救你是我自己想的,我心甘情愿,就像你那时保护鸣人一样。” 

“只是你后来的日子,我却是看不到了。我能想象一定很美好,你很优秀,你一定会越来越好。”

 “之后的日子,就请你记住我说的那些话吧……” “好好爱那些爱你的人……”

 “你的这条命是我给你的,别再轻易弄丢了……” 

宁次看见墨的身体一点点被白光覆盖,下意识的伸出手去,却没有任何触感。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到底是什么…………

 宁次突然想起之前他无聊时翻开的书本。

 灵魂献祭?

 三个月?

 原来她所说的时间不多了,是指这个?

 他一直以为是她要回到家族,所以一直没有过多过问。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人愿意用这个术来救自己!

 还有她所说的,不仅仅是她,是什么意思……

 墨…… 

“宁次……我走了……” 

“好好吃药,再去陪你的伙伴们去各国游历吧……” 

“还有……我要再说一次……”

 “这条命,不要再弄丢了……”

 宁次已经看不到墨的身体,即使开着白眼也无法察觉到一丝一毫的东西,只有她那虚弱的声音还回荡在他的耳畔。

 突然他感到眼前一花,白眼的状态忽然消失。 

“不要用白眼……

” “就是我走了也不让我安心吗……” 


———— 

我来自于另外一个世界,宁次

。 我看着你倒在鸣人怀里的时候我就想过,如果可以,我一定要救你。

 不仅仅是我,这里还有成千上万像我一样爱着你的人。

 那时你为了你爱的人奋不顾身。

 我们也可以为了爱的人不顾性命。


 你永远不知道那双清澈的双眸带给我们了什么样的震撼。

 所以我听你讲你的故事我根本不吃惊,因为我都知道。

 很高兴我终于完成了我的夙愿。

 代替很多爱你的人。 

之后若我还能回到原来的世界,我真期待着你之后的样子。

 一定很好。 

所以请,一定要好好爱那些爱你的人啊,宁次。

 别再让他们心碎了。

 天天也好,李也好,凯老师也好。 

我走了,很高兴认识你。

 也很高兴你能认识我。

 ———— 你作为分家守护宗家, 而我,作为爱你的人守护你。 别了。


———
之后天天等人问宁次那时怎么就这么着急地回来了。

宁次只会笑着调侃着。

“因为怕夜长梦多。”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