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撮粉

【短】【无cp】


【夜长梦多】
【2】 望归

之后的日子里,宁次依旧待在墨的木屋里,时不时在一旁观望些许,无奈墨沉心于药物也很少同自己说话。

在木屋里转悠转悠,也只见那几本散落在木桌上的几本药材书算得上是偶尔的娱乐了吧。

“无聊的时候你可以看看。”

墨指了指那几本书,又回过头打理着她的药材。

宁次偶尔翻开几页来,任意志在如何坚定也永远只是翻开开篇的几页便了了合上。

记忆中最清晰的也只有一张夹在书本之间泛黄的纸页。

灵魂献祭。
献者灵魂只会存在于世上六个月便消散而去。

之后便是一长串宁次看不懂的特殊符号。

无奈感叹一声墨的身世背景,也依旧不在说些什么。

墨似乎习惯于不同别人说话,即使是一天站在药桌前也没有一点疲惫的意思。

她的专注力真实可怕的吓人呢……

直到那一天,墨照常检查完宁次的伤势,淡绿色的查克拉逐渐消失,随及一道悠悠的声音传来。

“可以出去吹吹风了。”

似乎是看透宁次最近的无聊,墨浅笑着说道。

墨缓缓打开窗户,一股股清香的气息扑鼻而来,倒也好久没有如此贪婪的呼吸过了。

窗外传来白鸽振翅的声响。

墨依旧平静的仰起头,看那愈来愈近的白鸽,眉间不禁意的微皱却也映入宁次的眼中,就连她平日里安静的双眸里竟也泛起层层波澜。

只是宁次知道,传来的消息似乎并不让她欣喜。

“忍界大战已经结束了,各个村子也都正在重建,一切安好。”

意识到墨是念给自己听的,宁次原本紧皱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

“只是……”

伴随着一阵苦笑,墨缓缓将信纸翻页朝向宁次的方向。

“这是三个月前寄来的信了。”

屋里一阵诡异的寂静,两人终也不约而同的轻笑。

“三个月前发展就结束了吗……”宁次轻喃道,“那我……可是在这里昏睡了多久?”

墨带着浅浅的笑,随手从桌上拾起一张白纸,细指轻绕,一道若隐若现的字迹出现在上方。

“不久。”墨卷着信纸,将其放入白鸽脚下的小木筒中,走到窗边将其放出。

随着白鸽振翅的声音,女子清越的声音传入宁次的耳中。

“将近四个月吧……”

四个月?敢情我在这里躺了四个月。

任宁次如何抑制住自己的表情,眉间的一挑依旧落入墨的眼中。

“灵魂重塑可是朝夕之间可以完成的事?”

“既然第一只白鸽已经找到这里了,不久后会有更多的。”似乎是在安慰着宁次,墨继续说道。

也正如墨话中所言,接下来的几周里,或是三三两两的白鸽,亦或是成群结队的白鸽,都接踵而来。

墨依旧不骄不躁地阅读每一张书信,看到与忍界大战有关的消息也就甩给一旁的宁次。

而消息也无非是些,各国恢复重建,卡卡西任六代火影这些意料之中的事情。

剩下的信纸墨没看几封全部都扔在一旁。

想必是家族的事情,宁次也不再多过问。

只是……

“我在这里这么久,木叶也找不到我的尸体,可如何是好。”

“那不回去正好给他们一个惊喜?”

“在歇息两个月,你便可以回去了,剩下的伤口木叶的医疗忍者也应该可以应付吧。”

“春野樱和那位纲手公主在的话。”

听得墨的话,宁次自然知道自己所受的伤的严重程度。需要纲手大人和樱才能解决的话,想必即使是两个月之后自己的伤也不能好到正常人所谓安全的地步吧。

“我可以继续在这待着,我也不急。”

见墨回过头微眯着眼稍有疑惑的看着自己,宁次继续道。

“刚好多一个人陪你说话。”

“顺带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闻言,墨微微透出一个浅浅的笑容,依旧不紧不慢地收拾着木桌上的药罐。

“没时间了。我要走了。”

意识到或许是家族的事情,宁次也没再说什么。

“要想谢我的话,下次吧。”

宁次浅笑着轻点头,表示答应。

“介意和我讲一讲你的故事吗?”墨收拾完桌上的东西,转过身来倚在木桌上,指了指宁次,“那背上的几个大窟窿至今让我心惊胆颤呢。”

闻言,宁次无奈的笑着。

真不知她所谓的胆战心惊又是如何呢。

他可不认为有什么让她害怕的事情。

宁次笑着,白眸望向窗外层层缕缕的光束,轻声讲起来。

——————
悲喜怎两全。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