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撮粉

【短】【无cp】

【夜长梦多】

【1】 模样


宁次醒来时只感到脑中一阵眩晕,微眯着眼环顾四周。

古朴的木房子里充斥着一股股药草的香味,床边有着一盆不大的盆栽,却也传来少有的沁人心脾的味道。

窗外本就若有若无的光穿过树叶间的层层缝隙,到达房间里的也只剩下屡屡。

这是那里。
我不是……
死了吗……

宁次依旧记得那日他挡在雏田大人身前,他也依旧记得他对鸣人说的那些话。

秽土转生?

宁次勉强从床上坐了起来,缓缓走向房间里那面已被灰尘覆盖的镜子前,还好说虽然不清晰,却依旧可以勉勉强强看清自己的模样。

原本的木叶忍者服也不知去了哪里,全身上下拢着一身白袍,及腰长的发丝散乱在腰间。

眼睛……

不是黑色。
还是用以前的白眼一样。

笼中鸟的印记?
嗯?
不在了?

原本对于露出额头宁次便一直有些许的排斥,即使消除芥蒂之后也依旧喜欢把他它藏于木叶的护额之下,才导致方才感到额上没有裹上白布有些许的不适。

白眼还是原来的样子,却没了印记,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梦?

镜子旁摆着一张不到不小的木桌,木桌上几个药坛子三三两两地放在一起,却依旧不失整洁。

宁次看着木桌上贴着的几张零散的标签,好奇地看着。虽说上面都是一些不熟识的药物名,宁次却依旧可以看出房子的主人的用心。

每一张便签都写着药物成分,比例以及病人服药的时间。看日期,应该才过去不久才对。

难道……
是这个人救了我?

有些许疑惑的再一次环顾房子的四周,宁次希望找到些什么关于这家主人的信息。

“嘎吱。”

随着门开,门外的光束渐渐蔓延到屋里,一股独属于森林的惺忪的泥土的气息传到宁次的鼻尖。

昨晚下过雨。

随着木门渐渐敞开,宁次慢慢看到门外那道若影若现的人影,看样子像个隐居山林的人。

那人还穿着雨篷,一手提着装满各种药材的篮子,一手将几瓶棕色的药罐抱在怀里。

见到宁次,那人似乎并没有多少的惊讶,只是眉毛轻轻挑了挑,似乎也只是出于客套话才缓缓道:“你醒了。”

宁次微微点点头,上下轻轻打量了眼前的人些许,才缓缓道:“你是……”

女子慢慢关上木门,一边打开窗户将窗外的几只藤蔓拨开,好让阳光透进来。

女子最后又把窗户关上。

似乎感到宁次异样的目光,女子轻声道:“你不能受凉。”

转眼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又继续道:“叫我墨就好了。”

一阵寒暄后,木屋里又回到了安静。

墨依旧一个人站在桌边做着她的药物,而宁次在几番大量之后也对这偏僻的木屋渐渐失去了兴趣,却依旧站在离那木桌不远的地方观望着。

好一会儿,墨才缓缓回过头,对上宁次的双眸。

“谢谢你。”宁次微微扬起嘴角看了看桌上凌乱的各种药膏或是药草罐子,“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将我救醒的。”

闻言,女子浅笑,依旧为停下手中的动作,轻声道:“这倒不难。”

“把你最后一道还未消散的灵魂重新注入到你的体内,经过一段时间的契合,便就是现在的你了。”

“说起这个……”墨忽然停下手中的动作,微笑着点了点额头,“你还要谢谢这个。”

“这个?”宁次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笼中鸟的印记?

“说来,那日撞见你的灵魂,倒让我吃惊了不久。”
“嗯?”
“像青鸟。”
“嗯?”

“你的灵魂,像青鸟一样。”


————————
青鸟已来 宁归何时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