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撮粉

【孙朴/SUNPARK】有一些老师总是很骚

这几个月一直在写一篇BE

恩 是的 BE

需要一些甜文温暖一下自己

错字请谅解

 

本文与真人无关

请勿上升真人

 

 

 

 

阿粉总觉得数学老师和语文老师的关系不一般。

 

 

阿粉刚刚认识帕老师的时候,帕老师还是总用着最温柔的语调轻轻叙述着知识点,即使遇上不听话的学生,也永远用着像玛丽苏小说男主一般的笑容浅浅的一笑带过。

帕老师总是听着全班无论男女生的抱怨,细心地回答着学生的问题。同学们评价帕老师:教师界的一股清流。

全班都很喜欢帕老师。语文班平总是游走在比年级第二高出5分的水平,但是外班没人知道,其实全班的注意点都只是在帕老师那张不算精致却又舒服的脸上。

直到后来班上来了一个冒冒失失大大咧咧的数学老师,全班悄悄改变了注意力。

 

1.

孙老师来班上的第一天,学生问他姓什么,孙老师轻轻一笑:“我姓帅。”

 

 

阿粉觉得孙老师很凶,却又有着一股不属于他的幽默。

面对找不到作业了的学生,孙老师只得叹上一口气,道:“哪个男生又暗恋人家小女生,把人家作业搜藏起来了啊……”

 

孙老师刚来的几周从未提到过帕老师。直到有一天被一群读不懂题目的学生惹恼,叹了一口气随意地说道:“哎,你们真的该好好学语文。”

说着放下粉笔,走到过道上,淡淡道:“我以前啊,就是语文不好,不然我就可以上清华北大了……”

全班蓦地一片寂静,知道听见孙老师突然冷不伶仃地冒出一句:“所以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都对语文老师抱有极高的好感度……”

……

蓦然讲台下冒出一个微弱的声音。

“帕老师吗?”

剩下是一片诡异的寂静,然后全班爆出一阵大笑。

剩下孙老师一个人带着不觉痕迹的笑容,站在讲台上不否认也不辩解的任大家肆意嘲笑。

 

 

 

2.

帕老师有一天讲成语,讲到“阳春白雪”时,蓦地微微扬起微笑,淡淡地说道:“看到阳春白雪这个词,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我刚刚教书的时候,看见有一位同事的名字叫做白雪。”

“我一直以为是一位贤淑优雅的女子。”

“哦~~~~”全班开始起哄。

“结果呢,当我看到那个同事的时候,我才发现,那是一个高个子,身体特别健壮的男子。”

蓦然全班又陷入一片诡异的尴尬。

一道幽幽声音飘出:“帅老师吗……”

 

 

从此之后数学孙老师有个一个光荣的大名——帅白雪。

 

3.

一些女生总是喜欢拿走帕老师的语文答案,欣赏帕老师舒服的字迹。

一次快上数学课的时候,孙老师在讲台上看到了一本语文答案,细细开始打量起来,忽然帕老师走进来,问谁拿了他的语文答案。

全班蓦然安静,有人忽然说道:“在暗恋你的男生那里!”

留下帕老师一脸懵。

“这个吗?”孙老师扬扬手中的答案,走到门口去,递给帕老师,“在我这里。”

 

帕老师走后班上开始议论。

“孙老师是真不想解释还是默认啊!”

 

 

4.

夏天很热的时候,家长们送了几个大西瓜过来,分到最后剩下了一点。

“不然我们送给帕老师吧。”

“对对对,告诉他是帅老师送的。”

“为帅老师争取机会!”

“不然在西瓜上刻一个爱心吧。”

“对对,再留一个名字。”

 

几个同学倒腾着西瓜,又屁颠屁颠的跑到三楼,当着高三学长学姐的面给正在上课的帕老师端去一盘西瓜。

美其名曰:“帕老师!这个是孙老师让我们给你送来的西瓜!”

 

几个同学出来的时候发出一阵爆笑。

“怎么样,帕老师吃了吗?”

“帕老师吃了,而且让我们转告帅白雪,西瓜很!甜!哈哈哈!”

 

 

5.

第二天帕老师来上课的时候,学生们突然问道。

“帕老师,西瓜真的很甜吗?”

帕老师一愣,道:“是挺甜的。”

“果然孙老师送得东西甜啊……”

帕老师突然停下手中的粉笔,饶有兴趣的问道:“为什么我在的班,所有人都在给我提数学老师呢?”

 

剩下全班一阵爆笑。

因为他在让全世界知道他对你充满了好感度。

 

借此帕老师知道了关于数学老师在课上说的所有关于帕老师的骚话。

有人害怕帕老师会尴尬,会生气,而阿粉却只看见帕老师那张原本波澜不惊的脸上出现了一丝丝惊喜,以及一种像是包容小孩子胡闹一般的笑容。

醉人心田。

 

 

 

6.

但是第二天帕老师来上课的时候,大家纷纷注意到了他左手无名指上那枚闪闪发光的戒指。

从来没有人问过帕老师是否有女朋友,或者是否已经与人结婚。

“像帕老师这么优秀的人怎么可能没有女朋友!”

“天哪,照这个情景,岂不是帕老师已经结婚了?”

“啊,我们辛苦了这么久,帅白雪还是没有希望诶……”

 

于是那天孙老师来上课的时候,教室里一片死寂。

“你们怎么了啊!”

“完了帅老师,你心心念念的帕老师可能结婚了诶……”

孙老师一懵,心念,我告诉他们我心心念念他了吗……明明我只提过一次啊……

 

 

7.

之后大家逐渐把这件事忘了,转身投入紧张的学习中。

七月放暑假。

清早一条劲爆消息突然把全群56个人全部轰出来。

班长发了一张照片,她在市中心的某游泳馆内,竟然看见了帕老师和孙老师在一起游泳!一起上岸的时候,孙老师还拉着帕老师的手!

“他们熟到可以一起去游泳馆的地步了吗!”

“天哪,作为一个男人,我不得不说跟另外一个男人单独去游泳馆有多尴尬!”

“我还一直为孙老师难过,原来他们已经这么熟了吗!”

“天哪,拉手拉手!”

“原来孙老师的功力这么强,使我们小瞧他了。”

“他哪里需要我们帮助啊!”

 

似乎所有人都忘了帕老师那一次只带过一次的戒指。

 

8.

再见到孙老师和帕老师,已经是开学后的事了。

全班竟然莫名止住了八卦的风气,投身于高三的学习之中。

有一天,阿粉蓦然看见帕老师脖颈处一块奇怪的类似淤青的东西,即使帕老师特意穿了一件高领毛衣,却依旧不难想象。

阿粉的同桌默默地说了一句。

“哇塞这个该不会是……”

 

第二节课是数学课,讲到一半,孙老师突然取下围在脖子上的围巾。

相同的地方,出现了和帕老师脖子处相似的淤青。

孙老师比较大咧,阿粉的同桌比较大胆。下课后,问。

“孙老师,那个是吻痕吗?”

孙老师挑了挑眉,不反驳。

“帕老师也有一个诶。”

孙老师看到台下两双亮晶晶的眼睛,轻笑,将揣在兜里的手拿了出来。

 

闪亮的戒指格外耀眼。

“那个,不是跟帕老师的是一对吗?”

 

两人看向孙老师,他竟然一副洋洋得意模样,围上围巾扬扬离去。

留下二人。

“我想骂脏话……”

“好巧,我也是。”

 

 

尾。

毕业很久之后,阿粉回去看老师的时候问孙老师和帕老师这件事。

帕老师依旧像当初一般,保持着淡淡的微笑。 

而孙老师露出当初那般狡邪的笑容。

“我不一开始就说了吗,我对他有极大的好感。”

……

“还有那天是我让他带的戒指。”

“小孩子天天不知道学习,就知道看老师的戒指。”

“我知道送西瓜的事情,下次找个华丽一点的技巧诶。”

……

“哦,那个时候,我们早就在一起了啊。”

……

换阿粉扬长而去。

 

 

但剩下的两人还是原来的样子。

真好。

全世界都感叹着。

 

 

-------------------------

本文改编自我所遇到的各种老师的各种事。

评论(1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