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撮粉

【孙朴/SUNPARK】PARK的烦恼(一发完)

脑洞较大的小短篇

伪现实向 一发完
设定已经在一起了 
有些地方 请无视语言障碍
由一张SUN笑得苏死人的一张图带来的灵感
名曰:PARK的烦恼

 

本文纯属虚构
请勿上升真人

1.
    PARK觉得自己终究是低估了SUN的魅力。
    而且从全运会开始,这种感觉愈发强烈。

他看到游泳比赛的门票一票难求,看到游泳馆门口立着的连排的SUN的应援海报,看到无数的迷妹在海报前合影。一开始他还觉得骄傲,听着她们说“SUN是我男朋友”还可以一笑略过,直到后来他想直接冲到海报跟前拉开所有迷妹们指着海报上那个笑得正灿烂的人的脸说,

他是我男朋友!

PARK开始有点后悔他为什么不飞去天津,分明耽误几天的训练没有什么关系。

可他依旧低估了粉丝们疯狂的持久程度。

SUN400自夺冠之后参加了他百金的庆功会,200自夺冠后粉丝为他在街道摆满了荧光的气球,他看见SUN蹲在他们中间笑着合影。

PARK又气又笑地看着前几日的比赛,200、400、800自毫无悬念的夺冠,金牌数蹭蹭蹭的到了103枚,即使再看到SUN将吉祥物扔给粉丝这种行为也只有自我安慰着说他应该给我留了一个。直到九月六日的上午,迎来了SUN的1500米预赛。

看见名单上除了SUN以外清一色的20岁出头甚至未满二十多的选手的名字,PARK仿佛想到了在布达佩斯时自己是1500米比赛中唯一一个80后,别人不知道,可他却很清楚,自己和SUN现在的年纪实在不适合1500米比赛,可偏偏这个项目又是SUN的起家项目,他又怎可轻易放弃。

看着预赛中有好几次被对手反超了零点几秒,PARK都为SUN捏了一把汗,不过好在最后仍然以第一名的成绩进入决赛。

这时PARK才松了一口气,开始翻阅评论。

意外之中他看见了一张图,SUN正站在起跳台上,看似轻松的整理自己的泳帽,嘴角却有着一丝青涩的笑容。

PARK觉得那是自己从未见过的一种笑容。

PARK疑惑这再次点开视频,将音量开到最大。在所有选手都踏上起跳台准备的那小会儿,全场寂静,蓦地,一道声音在空荡荡的场馆里响起。

SUN的名字他再熟悉不过,而之后的那句话他也依旧铭记。

那是SUN常对自己说的。

他听见——SUN,我爱你!

……

大赛前他竟然因为粉丝的普普通通的告白而裂开嘴笑!赛前不应该冷静吗?就是自己对他告白的时候也没有……他好像没有对SUN说过。

之前所有奔泻着的气愤仿佛瞬时平静下来,像遇到了冰点凝结起来。

好像从最初,就是SUN一人主动。一开始他还为SUN对他的好感到欣喜,感到甜蜜,可抱着蜜罐太久,却成了一种依赖,一种习惯,习惯于他所有的笑都为自己,习惯于他所有的好都对自己,可是自己对他,似乎是连一句表白都没有。

PARK对着屏幕上暂停的画面发神。

 

“SUN,我……”

 

 

2.

SUN平躺在床上,肆意的伸开腿和双手。似乎是在水里待得有点久,SUN觉得此时自己还浮在水面上飘荡。习惯性的回想起今天早晨的比赛,会向每一个细节。其实身体比大脑更能记住每一场比赛,那种乳酸堆积过多的疼痛感,至今仿佛还拉扯着。

想到出发,SUN忽地轻笑一声。

即便身子已经疲倦到不想做出任何动作,可SUN依旧控制不住地开始傻笑起来。

他似乎是被一个男粉表白了。即便是一个单纯的来自粉丝的表白,SUN还是忍不住在大赛前笑起来,他从来没有听过一个男人对自己说“我爱你。”父亲没有过,PARK,也同样没有。

他几乎是从那一刻开始幻想,PARK对自己说我爱你的模样,因为这样,他才忍不住发笑,原本想扯一扯泳帽遮掩一下,却不料还是被眼尖的粉丝发现了。

想到明早还有比赛,SUN蛮不情愿地结束了这段回忆,翻了翻身,沉沉地睡去。

 

等比赛结束了,去看看PARK吧……

 

 

 

结束了自己所有的个人项目,SUN又匆匆回到池子里放松,又匆匆裹起酒店的白色浴袍赶往赛场。

不到半个小时,他又出现在了比赛的赛场上。

SUN不太记得自己是怎么进入场馆的,也不太记得再次入水时肌肉的疼痛,他只记得起水时他看见四周都是举起应援牌子的粉丝,神情恍惚。

粉丝们的欢呼声让他难得有一种“被这么多人爱着真好”的感觉。呼声铺天盖地,在他四周围绕着,那些他原本熟悉的感觉促使着他鬼使神差地拿起话筒。

“我的粉丝,我爱你们!”

SUN听见粉丝们的尖叫,回应,看见粉丝们挥舞着的双手。

他开始努力回想起PARK的反应,没有疯狂的尖叫,没有大吼着回应。他总是先抿抿嘴唇然后轻轻笑着,眯着眼,SUN总觉得PARK的双眼像汪泉,清澈到他可以看见每次自己脸红的模样。

然后PARK喜欢伸出手摸摸他的发。

 

他迫不及待的想见着PARK。

 

3.

十月的韩国体战将至,PARK如期进行训练,训练之余,她的桌上还多了几本中文书,一旁放着一摞被他写满了中文和拼音的草稿纸。

SUN虽说着他想学习韩语,可无论听了几遍那个挑战的视频,PARK还是忍不住吐槽他咖喱味的发音,感叹SUN实在不具有学习韩语的天赋。

其实说来自己是在学习中文,不过只是在学习那三个字罢了。即便那个字的发音他已经熟记在心,可每次一开口SUN那张面庞总是会浮现在他的脑海中,想说的话仿佛被一面高墙堵住,被堵在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清晨。

窗外的鸟鸣今日异常清脆,唧唧喳喳闹个不停,仿佛晨曦也同它一般,即使大多数被挡在窗帘外,却依旧有一丝洒在PARK的脸颊上,不偏不倚。

门铃蓦地想起。PARK微皱了皱眉头,勉强的翻了个身,迷迷糊糊的看了看放在床头的闹钟。

六点十分。

“谁这么早啊……”估摸着应该是仁美姐来催自己去训练,PARK继续贪睡在床上。

门外的铃声依旧响起,那人似乎还有些却的着急不久便传来了一阵重重的敲门声。

再这样怕是把整栋楼的人都给吵醒了吧。

长叹一口气,PARK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随意地穿上拖鞋,“啪嗒啪嗒”地走到门口。

“姐姐,卢教练说我今天可以多休息一会儿……”PARK说着,带着些许抱怨打开门。本想怪姐姐打扰了自己的美梦,却在开门的一瞬间,所有的话被生生噎了回去。

门外的人很高,几乎挡住了门外所有的光线。一瞬间,PARK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漏跳了一拍。

即使在还没有看清那人面孔的时候。

身材高大,自己平时都只能看见对方的下颚,再加上这个时间点出现在自己门前,即便自己心中早已有了答案,却依旧迟迟不敢抬头去看清那人的面容。

PARK觉得这是一场梦。

从布达佩斯到现在,才短短一个多月,他已经够想他了。

“仁美姐她……”

从那人嘴里吐出几个限有的词来,PARK才有了勇气抬头。

那人对上PARK的双眼,蓦地像个大男孩般笑起来,却又忽然想起什么来挠挠头开始傻笑,支吾着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手机里忽然得到仁美姐的一条短信:

路上遇到了SUN,我就让他来叫你了。SUN坐的夜班的飞机,晚上肯定没睡好,好好照顾照顾人家哦。要不要我帮卢教练请个假啊~~[加油]

但从字里行间,PARK就已经感觉到浓浓的调侃的味道。

PARK又气又笑,抬头看了看还站在门口注视着他的SUN。

蓦地轻笑。

 

“你来了。”

 

房间很干净,充斥着淡淡专属于PARK的香味,可SUN却依旧疲倦不减。为了不被过多人关注,专程选了凌晨的飞机,没料又加上飞机延误,算来,疲惫了几天的赛程,今日SUN也只在飞机上迷迷糊糊地休息了两个小时罢。

才稍微接近了SUN些许,SUN便伸出手将PARK揽进怀中,PARK感到身躯一暖,整个人被SUN罩着,同样,他也感到了SUN的疲惫。

SUN的身子意外地沉,思索着,PARK伸出双手轻轻环着SUN的腰,轻声道:“累了就去睡吧。”

“恩……”

听着SUN的回答,PARK试探性的推了推SUN,却发现他似乎一点都没有想放开自己的意思。

“SUN?”

听着PARK的轻唤,SUN还珠PARK的双肩,将头埋在他的颈肩,轻喃着他的名字。

“PARK……”

“恩?”

“……PARK。”

“嗯。”

“……我困了。”

“那就去睡吧。”

“PARK……我想你了……”

听着SUN的话,PARK心一颤,随即轻声道。

“我也想你了……”

“睡去吧。”

 

好不容易,PARK才像哄小孩子睡觉一般把SUN带进卧室里。SUN才不继续趴在PARK身上,稍微有了一点意识。

原本还在担心SUN的身体如何,而刚刚进入房间的那一刻,桌上摊着的几本中文书和乱放在桌面上的几张写满了“我爱你”的草稿纸随即扰乱了PARK的心。偏偏SUN又异常眼尖的发现了什么,迷迷糊糊的向前走去。

PARK一惊,大步走到SUN的跟前挡住桌面,翻过身来看着SUN。

“快睡吧。”

“……这什么啊……”

“没什么,快睡吧。”

SUN微眯着双眼,俯下身来平视着PARK正慌乱逃窜的双眼。SUN慢慢凑近PARK的脸,轻笑着在他脸颊上留下一个浅浅的吻,凑到他耳边轻喃道。

“我爱你PARK。”

 

SUN沉沉地睡去。

PARK摸着还稍稍有点痒的脸颊,轻笑着。

低头瞅了瞅SUN熟睡的脸庞,PARK俯下身去帮他整理那有些许凌乱的头发。游泳运动员的发质普遍不好,那如同枯草般的发丝仿佛时时刻刻都戳着PARK的心,让他忘了自己也是如此。像还礼一样,PARK在SUN的脸颊上轻吻了一下,而那句自己一直无法说出口的话,此时却像流水一般自然溢出。

“我爱你,SUN。”

 

大概是意识到自己有多脸红,PARK摇着头将桌面上的书和草稿纸收了下去,默念着SUN应该没看见什么。

帮SUN理好被子,自己收拾好衣物之后,PARK便匆匆赶往训练馆,顺路想仁美姐发了一条自己已经见到SUN,现在准备去训练的短信。

他可不希望仁美姐多想些什么。

 

4.

再次回到家时,已经是深夜。SUN似乎已经充满了元气坐在客厅里吃着热腾腾的饭菜,动用了几个自己才学到的中文,PARK问道:“谁带来的。”

“仁美姐。”

PARK一直很好奇SUN和姐姐是如何交流的,一个不懂韩语,一个不懂中文,而且两人总是和在一起给自己带来意外的惊喜,笑着摇摇头,PARK坐在SUN身旁,抓起SUN的筷子夹起几块菜喂进自己嘴里。

SUN轻笑,调侃着问:“这么晚吃,不怕吃胖?”

PARK笑笑,回过头看了看SUN:“You,too.”

一边感叹着SUN也会这般同自己说话了,SUN一边将目光投向房间里那个被紧紧关着的抽屉上。

“今早上你对我说什么,我没听清。”

“恩,什么?”

“就早上啊,睡下去米迷迷糊糊的时候听见你说了些什么。”

本疑惑着的PARK皱了皱眉看了看SUN,SUN正春光满面的看着他,PARK便立马知道了什么。

这家伙,果然当时没睡着吧。

“不知道,不记得了。”

意料之中的答案,SUN依旧笑着。

“全运会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

“我被一个男粉表白了。”

“不是挺正常的嘛。”

“对对对,是挺正常的,可是那是我突然想到了一件挺不正常的事情。”

“什么?”刚刚问出口,PARK便看了SUN嘴角露出了一丝似乎已经忍了很久的笑容,蓦地感到一阵心虚。SUN慢慢靠近PARK,轻声道:“我们家有一位似乎还没有给我说过这句话。”

脸上泛起一层绯红,PARK下意识的往后靠,无不了靠在了SUN不知何时放在他身后的手臂上。PARK缩了缩身子,转转眼,稍有心虚的说道:“我说过。”

“什么时候?不记得了。”

PARK突然被问得有些手足无措,看着SUN有些期待的双眼,PARK张张最想说什么,可话语却依旧堵塞在喉咙里。

看见PARK慌慌张张不知看向哪里的目光,SUN轻笑着顺着身体的趋势靠近PARK,附在他的耳边,轻声道。

“我爱你,PARK。”

你不用说出“我爱你”这样的话,你听着便好。

SUN想他始终记早晨,自己还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PARK俯下身来为他整理发丝时他手尖带来的温度,和那声在他耳旁那句轻柔的话语。

夏天过了,却如沐春风。

 

而PARK不同,SUN一味地单方面主动只会慢慢堆积PARK对自己的质疑,PARK不想让SUN认为自己爱他他比他爱自己少。

右下事情,藏在心里久了,总会覆上灰尘,即使当初再怎么明了,最终只会模糊不堪。

他必须说。

PARK蓦地拉住SUN的手臂。

SUN准备起身,却意外的被PARK拉住,不得不僵持现在的动作。

他看不见PARK的脸,也不知道PARK在想什么。

只听见耳边传来细微却又让人脸红的声音。

 

“我也爱你。”

 

……

还是说出来的好。

 

 

 

 

 

尾。

次日清晨。

仁美姐照常时间被闹钟叫醒,估摸着却叫PARK起床训练的时间,突然收到了一封短信。

“姐,今天不能去训练,帮忙请个假。”

短信空了好几行,又接上了几个字。

借你吉言。

 

 

【完】

 

--有朋友给我说,最后一句话太委婉了,希望看得懂……

评论(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