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撮粉

【孙朴】Together

本文纯属娱乐 与真人无关

伪现实向

时间线定在里约前

 

Part1      For SUN

SUN从仁川之后便再也没有见过PARK。

他整日忙着应对采访,忙着参加综艺,奔波在世界各地,连过年也只是在澳大利亚同家人一起吃了一顿饭,又匆匆开始新的训练。他的安排太密,密到让他没有时间去想别的,甚至快忘记了那日他将蛋糕递给PARK时,PARK的笑。

仿佛一切都被游泳馆里弥漫着的水雾覆盖。变得模糊不堪,朦朦胧胧。

这种快节奏的生活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年,里约备战前的六个月。

SUN意外骨折了。

所有的计划一时间被全部打乱,教练忙着询问医生伤势以及愈合速度,忙着制定新的训练计划,队友在训练之际也不忘来来探望他。周围的一切都还在飞速流转,唯独自己被意外地放了三天长假,静养在床。

这才是SUN休息的第二天。不方便到处走动,SUN只好待在房间里。这时才感觉到时间是一针一针的流逝。脑袋方才空了出来,SUN想着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

和队友开party?……那是多久的事了。

最近一次参加综艺?……也不记得了,是在浙江?还是在湖南?

SUN一点一点在脑海中搜索,从一年之内,到近两年,太多太多的事情仿佛眨眼而过,记不得细节,也忘记了大概。

然后他再往前,他记得他去了仁川,记得是亚运会,记得自己在世界各家媒体的闪光灯下为PARK过生日。

他想起了PARK。

想起了那个在墨尔本世锦赛上意气风发,那个让他心动的少年。

SUN便如一个人三岁孩童般痴笑起来。

从2010年学习他领奖时绕圈开始,到2012年并列银牌,到2014年为他过生日。这一切,都不同于其他,这些明明都过去了那么久,却依旧历历在目。

PARK最近过的好吗。SUN这样想着,艰难地够着书桌,打开电脑的搜索主页,输入“P-A-R-K”,按下回车键。

不想所料想的那样,主页没有出现PARK近期参加比赛的消息,也没有什么关于PARK和自己的报道,就连一点点他登上韩国综艺的消息都没有。

搜索主页清一色的——PARK尿检呈阳性。

                            ——PARK被禁赛十八个月。

按下回车键的那一刻,上一秒还在思考下一次见面要和他说些什么的SUN一时完全停止思考。而记忆的碎片却不受控制的在脑海中想编码一样飞速排序,那些有关于PARK的信息连成一条线,像一块块礁石一样显现在脑海中。

若说之前快节奏的生活就像一场本漫漫无期的洪水,此时洪水已退,狼藉一片。

SUN仿佛回到了一年前,那个记忆中昏暗的晚上,自己照常在澳大利亚训练。刚刚结束一天的训练,SUN一边擦拭着自己凌乱的头发,一边对队友道别,SUN看见几个教练围在一起,拿着手机窃窃私语。不少选手好奇想要偷看一眼,都被教练凶狠地训斥回去了。

可唯独对SUN不一样。SUN还未来得及去向发生了什么,要不要询问教练,教练就一脸严肃的走过来将手机递到他面前。

“我想还是告诉你的好。”

眼前所见仿佛与记忆重叠在一起,SUN感到眼前一黑,只得靠在床头休息。

他似乎是记起来了,PARK被禁赛的事情,其实他很本从未忘记,只是理性被潜意识淹没,他还以为他与他还在并肩作战。

也或许PARK从未离开过。

他记起来他在仁川对他说过,希望他可以坚持到明年喀山世锦赛。

他想与他一起,站在世界的顶端,为亚洲泳坛撑起一片天。

到头来却唯独自己一人。即使是蝉联了MVP也依旧无法替代他因身旁的空荡而产生的失落感。

他记起来那时记者提起了PARK,却避开了他的名字。

他记得自己说:“这没有什么好避讳的,从他出道开始,从他作为我的偶像开始,他是什么样的为人我很清楚,我打心底里相信他。”

SUN轻笑。

原来那些同PARK有关的礁石,是一座座在大风大浪下,也依旧伫立的岛屿。

 

半夜。

SUN坐在床头,看着已被自己浏览过一遍又一遍的那些关于PARK的报道,眉头皱了又皱。思索着点开邮箱,将PARK的邮件地址输出进去,然后在正文一栏久久停歇。

说些什么好呢。

禁赛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太久,贸然提起只怕会徒增尴尬。看报道大概知道他的处境不太好,问训练的时也不太合乎情理。再一次次的输入和删除后,SUN最终还是敲下了回车键,看着邮件一栏显示“已送达”,才舒了一口气。

“我骨折了。”

SUN是这样发过去的。

已是深夜,韩国的时间比澳大利亚晚上一个小时,看见邮件里久久没有显示“已读”,SUN也只有轻叹一口气。

“已睡了吧。”

嘴上虽这么说着,心里或许还抱着些许希望,SUN只是将手机锁屏便放在床头,才起身跌跌撞撞地把被子理好准备入睡。

骨折的日子真不好受。

SUN回头看了看依旧黑屏的手机叹了一口气,他竟生出希望PARK安慰他几句的念头。明明是应该自己安慰他啊。

 

睡梦中,SUN依旧能感觉到从脚跟传入神经的疼痛,白天想了太多,让他此刻脑袋仍旧昏沉沉的,仿佛自身便活在梦中。SUN感到有一道若隐若现的白光泛进自己的视线中,俄顷便又消失。SUN下意识地在床头摸索着手机,点开锁屏,微眯着双眼,迷迷糊糊地笑了。

显示有两条未读邮件。

时代变迁,除了广告商没人会给SUN发邮件,可互发邮件却成了他与PARK唯一的交流平台,尤其是在PARK被禁赛以后,互发邮件的机会更是又少了许多。

SUN麻利地点开邮件。

“马上就是里约了,可要快点好起来。”

对方似乎又是想起了什么来,紧接着的另一封邮件。

“别再这么不小心了。”

对方好心地将韩语译成中文,可看见奇奇怪怪的语法,SUN还是忍不住笑了。其实他的开心更来源于PARK的回信,而且还是两条。若非脚跟传来的疼痛还是是提醒他,SUN或许早已抱着手机在床上滚上几圈。

SUN连忙坐起身来,这正文一栏小心翼翼的构思自己的措辞。

“即使是受伤了也不能停止训练呢。”不知哪儿来的底气,SUN害怕PARK看见这句话担心自己,又匆匆在后面补上,“不久就会好的。”

看见邮件已经发了出去,SUN又重新回去细细阅读PARK本就不长的邮件。仿佛先要把每一个字抠出来解读一遍似的。

里约,他提起了里约。SUN心头一喜,转眼就想询问PARK是否会前往里约,正准备输入时却又想起了PARK已经被禁赛的事情。虽说三月底禁赛就已经解除,可世事难料,谁知道PARK是否可以前往里约呢。

但是SUN依旧由衷的希望可以再里约见到PARK。毕竟他是他唯一的对手,也是引领自己的明灯。

搜索再三,SUN还是小心翼翼的将邮件发了出去。

“会去里约吗?”

俄顷,SUN又觉得些许该添加些什么,抿抿嘴唇思考。

“好久没有见到你了。”

从仁川到现在,好久没见了。

真的是好久,好久了。久到SUN快忘记决赛时有PARK站在自己身边时自己的心情,久到快忘记在相邻泳道比赛时两人鲜有的对视,就到快忘记了有他在比赛时自己的激动与对金牌的强烈的欲望。

只有他在的比赛,金牌才会变得有意义。

PARK是他的偶像,是他所仰慕之人。

SUN仿佛想象出两人在里约相遇的场景,游泳馆里水雾弥漫,把一切都糊的美好而又朦胧。倦意渐渐笼罩SUN的一时,SUN中迷糊地翻了翻身子,手中紧握着手机带着不自觉而又满足的笑睡去。

夜半,手机的一道白光缓缓亮起,映出SUN熟睡的脸庞。

锁屏是两人在仁川的合照。

 

===未完

评论(5)

热度(20)